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/10/08


這次的故事地點是在中壢的皇帝嶺的2F光輝廳,是一場文定儀式+家宴等級的宴客,

新娘 蕙君是中壢人,新郎 偉立則是台中人,所以一早新郎是從家中與親戚們搭乘遊覽車北上,

但因為家中長輩希望文定儀式能在11:00前完成,新郎也大約10:00抵達,很順利地完成了長輩的期望,

基本上文定儀式佔用的時間不長,大約30分鐘就可以完成,多餘的時間都可以安排跟家人及親戚的合照,

拍攝結束當天,新娘 蕙君也很nice的給了爾康美好的祝福,也給了我一個寫字紅包,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做服務業除了錢,我想能得到客人的親筆感激,是振奮人心的一件事情,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待服務業的人,respect !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甚至參與活動的朋友,也很讚賞爾康的拍攝方式,看了就覺得很開心,也更有信心的相信自己能幫新人留下美好的回憶,

不得不說,新娘真的好像 Hebe 田馥甄 …..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 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08_中壢 皇帝嶺 光輝廳 | 偉立與蕙君 | 文定 | 宴客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