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/10/21


這次的故事地點是在中壢的基隆海產樓1F,是一場文定儀式,

爾康小時候在基隆長大,家母桌上仍有一張小時候我與表兄弟們在海產樓門口的合照,

沒想到再次回到這個地方是以婚攝的身份,

由於新郎是從中部趕上來,所以早上的時間蠻充裕的,

新郎與親友搭乘遊覽車北上,這一天基隆下著小雨(其實基隆稱之為雨都也不為過啊)

一下車新郎銘伸 與爸爸一起撐著小傘準備步入海產樓

雖然下著小雨,但親友們一早搭車北上,於是在這廳前屋簷下拍下了這張大合照

同時男方親友們開始擺放六禮

銘伸的奶奶很可愛,很少看到長輩會主動比 Ya的

一切都準備就緒後, 旭媚也從小閣樓開始前往一樓海洋廳準備文定儀式

這時 銘伸 與爸爸媽媽早已就定位等待奉茶儀式

文定儀式奉茶除了藉由媒人婆的介紹外,也是很讓新娘與男方家人互動的最好時機,

很容易記錄下自然互動的過程,可以看得出來,新娘 旭媚與 新郎銘伸的家人相處得非常融洽,

銘伸的爸爸 還特別做了小抄,避免給予新人祝福時 辣詞XD   很可愛的爸爸

媽媽和新郎 銘伸也做小抄啊~

逗得新娘 旭媚笑呵呵

文定儀式後,有一小段的空窗,趕緊拉著兩個新人到素色的牆面,拍下兩人的類婚紗

下面這瓶可是花了新人 銘伸與旭媚 很多時間準備的,是吹泡泡的小道具

希望賓客能在新人進場時幫忙吹泡泡XD

由於文定儀式 新郎會在餐廳上魚這道菜時,離開餐廳,

趕緊在離開前幫他們拍下合照

爸爸媽媽也都很配合動作的演出,照片生動了不少

銘伸的奶奶也很有趣,笑容真的是100分啊

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 新娘旭媚的朋友,特地拿著紅酒來給兩位新人簽名,

我思考了一下,覺得這很有趣,等過了10年後,是不是有機會再把這瓶紅酒賣給兩位新人XD

最後離開前我們一起拍了張合照,也感謝前來幫忙的學弟OD,讓這次的拍攝很順利 :)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2018-10-21_基隆海產樓 海洋廳 | 銘伸與旭媚 | 文定 | 宴客

相關文章